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3904阅读
    • 0回复

    余绍源教授辨治脾胃病经验介绍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龙骧九天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3
    余绍源是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省名中医。从医40余年,精于脾胃病的诊治,学识渊博,医术精湛。现将余教授临证治疗脾胃病经验,总结介绍如下:
    1 病因病机
    脾胃病病位在中焦,包括胃肠肝胆等脏器,涉及整个消化系统,如胃、十二指肠溃疡、急慢性胃炎、肝炎、胆囊炎、慢性结肠炎等。余教授认为,脾胃病
    病因总不离虚实。实者如忧思恼怒,气郁伤肝,肝气失于疏泄,横逆犯胃,气机阻滞, 胃失和降;气郁或食滞日久,郁而化热致胃脘灼痛、吞酸口苦之症;气滞及血而血瘀,瘀阻脉络多为顽疾;饮食不节,暴饮暴食损伤脾胃致气机不畅;寒饮伤胃,积于中焦,致中阳不得舒展,痰湿中阻。虚者往往素体禀赋不足,脾胃虚弱或劳倦过度,或久病脾胃受伤,失于受纳及运化;脾胃阳虚,寒由内生或过用苦寒之品损伤阳气,脉络失于温煦而致病;或气郁日久化火伤阴,或过用理气香燥之品伤及阴液,脾胃失于濡养更使疾病缠绵难愈。脾胃病病因,虽有虚实两类及气血寒热湿痰食之分,但究其根本不外是脾胃气机阻滞,升降失司所致。
    2 辨证论治
    余教授治疗脾胃病,主张在详细了解病因基础上四诊合参,以气血虚实寒热为辨证要点,首辨气血,次分虚实,再审寒热。《素问·调经论》云: “五脏之道,皆出于经遂,以行气血,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脾胃病病初气结在经,久病血结入络,治当首辨经、络、气、血之所在,如胀满疼痛,痞塞不舒,痛无定处,病在气分;久病不愈,痛有定处,如针刺刀绞,病在血分;舌质紫暗、脉涩为夹瘀之象。次分虚实,新病、突然起病,多在肝胃,腹胀痞满拒按,饱食则甚,得矢气或嗳气则舒属实;久病不愈,多在脾胃,隐隐不舒喜按,得食则安,食后嗳气或有下坠感属虚。再审寒热,如畏寒肢冷,大便稀溏,恶寒喜暖,口淡喜热饮,舌淡、苔白,脉迟为寒;烦热口苦,便秘尿黄,口干喜冷饮,舌红、苔黄,脉数为热。
    余教授在辨虚实、寒热基础上,根据证型不同,辨证用药,并认为只要药症合拍,不必频更方易药,必收良效。
    疏肝和胃法:用于治疗肝失条达,横逆犯胃,胃气郁滞之肝胃不和型,方用柴胡疏肝散和金铃子散加减,常选用柴胡、枳壳、白芍、郁金、佛手、川楝
    子、延胡索。
    清肝泄胃法:用于治疗肝郁气滞,郁而化火之肝胃郁热型,方用黄连温胆汤合左金丸加减,常选用黄连、竹茹、枳实、胆南星、黄芩、栀子、吴茱萸。
    燥湿清热法:用于治疗湿热内蕴,脾胃失和之脾胃湿热型,方用连朴饮加减,常选用黄连、黄芩、芦根、厚朴、蒲公英、竹茹。
    降逆化痰法:用于治疗胃气上逆之痰浊中阻型,方用旋复代赭汤加减,常选用旋复花、代赭石、橘皮、法半夏、柿蒂、沉香。
    消食导滞法:用于治疗脾胃运化无力, 胃失和降、食积内停之湿热食积型,方用保和丸、枳实导滞丸加减,常选用谷芽、麦芽、神曲、山楂、枳实、厚
    朴、布渣叶、槟榔。
    健脾行气法:用于治疗脾胃虚弱, 胃气郁滞之脾虚气滞型,方用香砂六君丸加减。常选用党参、白术、茯苓、山药、炒扁豆、木香、砂仁、陈皮、紫苏梗。
    温脾健胃法:用于治疗中焦虚寒,脾胃升降失司之脾胃虚寒型,方用黄芪建中汤、丁蔻理中丸加减。常选用黄芪、党参、白术、干姜、甘草、丁香、白豆蔻。
    养阴益胃法:用于治疗热邪灼伤阴液,伤津耗液之胃阴不足型,方用益胃汤、养胃汤加减,常选用沙参、麦冬、玉竹、石斛、白芍、乌梅、木瓜。
    益气活血法:用于治疗久病中气亏虚,气血运行不畅,血滞而瘀之气虚血瘀型,方用四君子汤合失笑散加减,常选用五爪龙、太子参、白术、当归、三
    七、五灵脂、蒲黄。
    辛开苦降法:用于治疗脾胃阳虚生寒,复因饮食不节,化湿酿热,寒热互结,胃腑失和,气机升降失调之寒热错杂型,方用半夏泻心汤加减,常选用黄
    连、黄芩、法半夏、党参、干姜、紫苏梗。
    3 用药特点
    余教授治疗脾胃病,自始至终体现了辨证论治原则,发挥辨证用药优势,每味药运用均有其根据。
    3.1 辨证辨病相结合
    余教授治疗脾胃病在辨证基础上,常结合现代医学生理、病理改变而增减用药。如合并幽门螺杆菌感染者,酌加具有抗炎、抑杀幽门螺杆
    菌的药物,常选用白花蛇舌草、半枝莲、三丫苦。具体应用为:寒热错杂者用白花蛇舌草,湿热者用半枝莲,实热者用三、r苦。若胃酸分泌过多及食管反流者加乌贝散抑酸敛酸。现代药理研究证实:乌贝散其止酸作用可替代H 受体拮抗剂和质子泵等制酸剂。
    3.2 灵活调整胃肠动力
    余教授认为,胃肠功能紊乱的肠胃病主要表现在胃肠动力减弱和胃肠蠕动增快两方面,临床灵活应用行气药及利尿药以调整胃肠动力。对胃动力减弱者应用理气宽中法促胃肠动力,常用少量药性平和之行气药如郁金、佛手、紫苏梗等。
    同时辨证用药,偏湿热加用竹茹、蚕砂;偏湿浊加用草果、白豆蔻;偏虚寒加丁香、砂仁。对胃肠蠕动过快、食入即泄者则以分消止利法,利小便以实大便而达止泻目的,常选用泽泻、猪苓、车前子等。
    3.3行气勿伤阴
    余教授特别强调,行气药物多辛香温燥,而“胃为燥土,喜润而恶燥”,香燥太过,虽气机得解,但胃阴已伤,反受其害。因此用药时药味要少,用量宜
    轻,他一般多选择2~ 3味,而用量多为6~ 9g,最多不超过12g。
    3.4柔润养胃阴
    胃为阳土,喜润恶燥。余教授治疗胃阴不足,多以甘凉柔润之品为主,如选用麦冬、沙参、石斛、火麻仁、玉竹、白芍,同时加乌梅、木瓜、山楂等酸味之品,酸甘合化,使“酸得其助而阴生”。为防阴柔之品滞腻,余教授常配合应用橘皮、鸡内金、谷芽、麦芽、神曲等和胃消滞之品,醒脾扶胃以助疏通,少用滋腻以防壅滞不运,阻碍脾胃。此外,孤阳不生,独阴不长, “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 ,故在养阴益胃时佐以
    五爪龙、太子参等益气之品,以求阳生阴长。
    3.5疏风润肠通便
    清热泻下、行气导滞、润肠通便是传统通便法。随着社会生活节奏增快,工作压力增大,余教授根据多年临床观察,发现便秘者以气秘型居多,多因外受风邪、阻滞气血所致,此型患者用通泻法往往效不佳,而改用疏风润燥法则获良效。即《丹溪心法》日: “肠胃受风,涸燥秘涩,此症以风气蓄而得之”。故采用祛除风邪、疏通气血法,选用防风、羌活。防风甘辛微温,散肝舒脾,协调气机,味辛能润,润。肾而搜风;羌活辛苦温,搜风散邪,和
    风润燥。两药配合,和风润燥,散肝舒肝,疏通气机,利于大便传导排出。
    3.6 用药各取所需
    余教授治疗泄泻擅用葛根。葛根生津止渴,为治泄泻之圣药,但宜辨证使用。热邪内迫大肠,暴注下泻,宜用生葛根;脾肾阳虚,寒湿内盛之久泄则选煨葛根,生熟二用,功效各异。而治疗久泄,余教授多用炭剂收敛固涩,偏热则选用地榆炭、栀子炭;偏寒选用当归炭、炮姜炭;偏阴虚选用山楂炭、乌梅炭。吐血便血证,多为血行不畅溢于脉外之瘀血,或兼夹血瘀之症,余教授喜用三七,其性平和,祛瘀且止血,研末冲服吸收完全,又可覆盖溃疡出血病灶之黏膜面,达护膜止血之目的。

    引用文献:
    1.林穗芳.余绍源教授辨治脾胃病经验介绍.新中医,2006,38(1):19-20
    2.陈延.余绍源治疗慢性胃炎经验简介.中医杂志.2002,43(7):556-55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