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1823阅读
    • 2回复

    补土派学术传承发展刍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0
    补土派学术传承发展刍议
    14 2,李秋萍2,卢传坚1* ,黄 1 陈志勇3
    ( 1.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广东 广州 510120; 2. 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分院,广东 广州 510370;
    3. 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 广州 510405; 4. 广州中医药大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广东 广州 510120)
        补土派是中医学术流派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学术历史的源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但古医家对补土派一词却鲜有提及,直到 1979 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简明中医辞典 中提到 : 李杲认为人以胃气为本长于温补脾胃之法, 世称补土派” 。但是后来补土派一词出现在各家学说的教材上, 才逐渐被学术界所公认 1 但补土思想却是被历代医家所重视和运用的
    1 哲学思想里土的重要性
    1. 1 古典哲学对于中土的阐释
        哲学层面上对土的理解则要早于医学,早在易学的河图中,就有了关于数的记载河图口诀: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地二生火, 天七成之; 天三生木, 地八成之; 地四生金,天九成之; 天五生土,地十成之河图有生 成数之说, 生数为先天,先天主气; 成数为后天,后天主运五行五运以成数为用,六气则从生数而出河图中一 五均为生数, 而五居中央,各生数都与中五相加而为成数, 所以五既是生数又是成数 2 故五为万物之母, 它标识着生命的长养阶段, 五行中, 土为中轴,为生克循环中不可缺少的节 3 八卦中坤卦代表土象, 其体博大, 势有高下, 山重水复, 迂回曲折,故周易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4 后世医家( 如许叔微,李中梓,朱丹溪等) 论土, 多言( 胃) 具坤土之德 可见中土的哲学内涵丰富了后世医家的医理医论
    1. 2 中土在医学研究中的哲学基础
       素问·五常政大论篇 将自然界生物分为五类,分别以命名— — —羽虫, 毛虫, 裸虫, 介虫,鳞虫按五行属性分类, 裸虫属土, 而人又属裸虫范畴, 中医学的研究发展是以人体藏象 经络 腑俞 生理 病理等内容为切入点的,故这些研究的前提是立足于中土的在道学专著参同契 中,便多次提到土的重要性, 土王四季, 罗络始终青赤黑白,各居一方皆禀中宫,戊己之功 ” “黄土金之父, 流珠水之子水以土为鬼,土镇水不起……水盛火消灭, 俱死归厚土……土游于四季,守界定规矩道家以修身为要, 也有很多的修持方法,其中最重要的修法之一便是住意 守住在中宫 中宫就是真意,也叫作真土,可见道家已将顾护中土作为修身养性的方法之一
    2 补土派学术思想的传承
    2. 1 内经 对中土重要性的阐述
    作为中医学理论基础之经典著作 内经 在生理功能 生理解剖 病因病机 疾病表现 治法
    治则 疾病转归 养生保健等角度对中土重要性的论述甚为详尽。《素问·太阴阳明论 脾者土也, 治中央, 常以四时长四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独主于时也……土者生万物而法天地可见中土之于人体,在一年四季中均起着重要的作用。《素问·经脉别论 食气入胃, 散精于肝, 淫气于筋, 食气入胃, 浊气归心,淫精于脉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道下输膀胱, 水精四布, 五经并行……” 五脏功能活动便是以其所藏精气为物质基础, 而此精气的来源为脾胃 5 水谷精微, 都是以脾胃为枢纽, 运化至全身, 同时, 水液的代谢也是通过脾胃的转输, 与肺 三焦 膀胱等脏腑共同调节和维持人体水液代谢的平衡中土独特的生理功能和位置沟通了其与他脏的联系,也为补土派的理论创建奠定了基础。《素问·六微旨大论 出入废则神机化灭, 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 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 无器不有气机升降理论也是补土理论的重要内容之一气机升降运动在正常的生理活动中,虽然和各脏腑皆有关系,但升降之枢纽在于脾胃人身心肺在上, 行营卫而光泽于外; 肝肾在下, 养筋骨而强壮于内; 又须脾胃在中, 传化精微以溉四旁 6 正是因为中土的斡旋功能, 方可实现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的生理功能肝之升发,肺之肃降, 心火之下行, 肾水之上升, 其升降均需要脾胃的配合,升则赖脾土之左旋,降则赖胃土之右旋也,中土之于协调其他四脏之气权衡, 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7 同时, 以中土为轴,通过脏气相互滋生 相互乘侮 气机升降出入等方面使得五脏相关 8 ,如素问·玉机真脏论 五脏相通,移皆有次
    2. 2 仲景保胃气思想贯穿伤寒论 始终
    医圣张仲景撰伤寒论 398 法,113 保胃气思想贯穿始终, 为补土派的学术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 2. 1 胃气来复而病愈
    有胃气则生, 故仲景云少阴负趺阳者,为顺也对于恐为除中的病人, 仲景以胃气之有无来判断疾病的走势 食以索饼, 不发热者, 知胃气尚在, 必愈 因胃气尚存,故疾病可愈太阳病, 发汗后, 大汗出, 胃中干, 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 上焦得通, 津液得下, 胃气因和, 身濈然汗出而解” 。五苓散证中的水邪停聚太阳膀胱腑, 妇人经期邪热乘虚而入的热入血室,以及三焦气化不通 气机不畅时,应用小柴胡汤和解枢机,从而达到" 胃气因和" 的效果, 汗出而愈太阴篇中" 至七八日, 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 必自止, 以脾家实, 腐秽当去故也" ,为脾阳来复, 中土恢复正常运化功能, 故虽下利, 但疾病向愈
    2. 2. 2 组方不忘运中土
    仲景组方,时刻不忘对中土的健运, 生姜 炙甘草 大枣既滋脾胃之源,又建中土之运,如桂枝汤类方, 小柴胡汤类方,泻心汤类方,在发汗,和解,寒温并用 调节脾胃升降的同时,顾护后天之本; 对于水饮停聚胸胁之证,仲景以十枚肥大枣为君,顾护胃气,兼以甘遂 大戟 芫花浚下逐水; 之于阳明邪热炽盛,热盛津伤的白虎汤证 白虎加参汤证, 以炙甘草合粳米, 养胃和中,不致以白虎辛寒而伤胃气
    2. 2. 3 攻法亦需保胃气
    仲景用承气汤治疗痞 实等阳明热结于腑之实证,在通腑泻邪的同时, 同样注重顾护胃气, 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至大泄下得下,余误服若一服谵语止者,更莫复服少与小承气汤, 汤入腹中, 转矢气者, 此有燥屎也,乃可攻之; 若不转矢气者,此但初头硬,后必溏,不可攻之,攻之必胀满不能食也 ”“腹微满, 初头硬, 后必溏, 不可攻之可见仲景对于下法非常慎重,恐泻下峻猛,伤及中土
    2. 2. 4 饮食调护健中土
    仲景十枣汤方后注糜粥自养 意为服药快利, 用糜粥补养正气; 桂枝汤证, 理中汤证, 方后均注明饮热稀粥以助药力,热粥既可补养中土,又可助桂枝汤发汗 理中汤暖中焦,同时在服药禁忌上, 桂枝汤 乌梅丸方后均强调禁服生冷 滑物 臭食等物, 这是因为这些食物损耗中气, 不利于中土功能之恢复仲景在瘥后劳复病中写到, 病人脉已解, 而日暮微烦,以病新差,人强于谷, 脾胃气尚弱, 不能消谷, 故令微烦, 损谷则愈此时病人烦躁,乃脾胃气弱, 运化能力减弱, 不需服药, 只要饮食节制,便可恢复中土功能,烦躁自愈
    2. 3 李东垣为补土派医家代表
    及至金元时期, 李东垣独重脾胃,创立了内伤脾胃,百病由生等学说, 其学术思想影响深远,被后世称为补土派代表人物
    2.3.1 东垣学术产生的历史背景
    公元 1232 年, 壬辰改元, 李东垣在京师汴梁( 今河南开封) 亲见战乱围困之后, 百姓受病情景 ,都人之不受病者万无一二, 既病而死者, 继踵而不绝深感往者不可追,来者犹可及 9 是时汴梁城被围困三月之久, 解围之后,城内百姓十有九病,东垣认为这些病并非伤寒所致,大抵在围城中,饮食不节及劳役所伤,不待言而知由其朝饥暮饱起居不时 寒温失所……” 于是他以平生已试之效, 内外伤辨惑论 一篇,推明前哲之余论, 历举近世之变故故东垣从脾胃立论,治愈了很多病人, 也对补土派学术思想的繁荣起到了引领作用而从运气学说的角度来讲, 公元 1232 年为壬辰年, 为寒湿年,寒水司天, 湿土在泉, 与东垣所处整个时代的大司天相符, 再往前推三年是己丑年( 1229 ) , 根据内经三年化疫的理论,到 1232 年化为大疫—— —土疫所以李东垣所遇到的疫病多以脾胃内伤为主,东垣根据这个运气特点,以中土立论治疗,从而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10
    2. 3. 2 东垣主要学术思想
    2. 3. 2. 1 补脾胃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饮食不节, 起居不慎,过度劳累,情致因素等原因均可引起生化不足,而气血精津之根源全赖脾胃输送,东垣在脾胃论 中言 夫饮食入胃, 阳气上行,津液与气,入于心,贯于肺,充实皮毛,散于百脉脾禀气 于胃,而浇灌四旁,营养气血者也他在兰室秘藏 中指出 脾为血气阴阳之根蒂在遣方用药上, 他常以人参, 黄芪, 炙甘草等温补药物补气,从而恢复脾胃滋生化源之功能
    2. 3. 2. 2 调升降
    升降出入, 气机通畅, 才能使得脏腑功能得以运行正常,东垣在脾胃论 中分别列天地阴阳生杀之理在升降浮沉之间论阴阳升降论,专述天人相应的气机运动规律及脾胃在其中的重要作用, 他以自然界中春升 夏浮 秋降 冬沉来对应人体五脏气机的升降规律, 中土于一年四季中, 各旺一十八日,东垣作脏器法时升降浮沉补泻之图 旨在告诉后世天人相应,戊己之土从中斡旋,以达升降合和之理之于调升降,东垣有诸多立法, 如补中升阳, 升阳除湿, 升阳散火等, 均以调畅气机升降出入之理而创
    2. 3. 2. 3 泻阴火
    阴火一词在东垣脾胃论 中多处出现, 脾胃论·脾胃盛衰论 中提到 饮食损胃, 劳倦伤脾, 脾胃虚则火邪乘之而生大热……兼于脾胃中泻火之亢甚 东垣在脾胃论·脾胃虚实传变论 中引素问·调经论 阴虚生内热奈何……有所劳倦,形气衰少, 谷气不盛, 上焦不行, 下脘不通, 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由于中气不足, 谷气不得升浮, 无以充养心肺,清气下陷,而乘于肾 11 全身气机升降失职, 故见阴火东垣在治疗阴火时,主要从中土入手,治法治则有甘温除热法, 升其阳气, 从而才能泻其阴火, 后世调中益气 健脾泻阴 益气清利湿热等法均受甘温除热之治则影响 12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10-20
    3 补土派在明清时代出现断层
        至明清时期,中医学术思想达到了历史上的另一高峰, 此时名家辈出,丰富了中医学的理论,但补土派则少有人提及,补土派的传承出现断层。深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3. 1 瘟疫的流行
         金代医家张元素说: “运气不齐, 古今异轨, 古方今病不相能也。 ” 金代张子和在《儒门事亲》 中说到 ,“病如不是当年气,看与何年运气同” , 可见不同历史时代的医家思想是与当时的运气情况密不可分的。在明清时期,疫病大规模的流行使得诸医家不得不寻求他法治疗, 明崇祯辛巳年( 公元 1641 年) ,疫气流行 ,“山东、 浙省、 南北两直感者尤多, 至五六月益甚, 或至阖门传染。” 《吴江县志》 记载当地“一巷百余家, 无一家仅免; 一门数十口,无一口仅存。 ” [ 13] 可见当时疾病侵袭的范围是非常大的,而医家应用既往的学说理论不能应对疫病的流行, 故产生了很多新的学说、 理论,如吴有性, 叶天士, 薛生白, 吴鞠通等人, 他们在不同程度上促进了温病学派的产生和发展。
    3. 2 补脾与补肾之争
        明清医家不仅重视后天之本,把先天之本同样放诸重要地位。但最早提出“补肾” 不如“补脾” 之说, 当为宋朝孙兆,其原著已经遗失, 仅载于张锐《鸡鸣普济方》 , 他认为脾胃是元气之本,脾胃虚弱是产生疾病的重要原因。清沈金鳌也在《杂病源流犀烛》 中提出了“脾统四脏” 的学术观点。“补脾” 不如“补肾” 之说最早出现在宋严用和《济生方》 [ 14],“古人云, 补肾不如补脾, 余谓补脾不如补肾, 肾气若壮, 丹田火经蒸脾土, 脾土温和,中焦自治,膈能开矣。 ” 明·李中梓在《病机沙篆》 中言 ,“脾具坤顺之德而有乾健之运, 故游溢精气, 上输于肺, 通调水道, 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 则水源从此沃矣。且脾不下陷, 则精气固而二便调,俾少阴奉之,得以全闭蜇封藏之本,故脾安则肾愈安矣,此许学士所以补肾不如补脾之说也。肾兼水火, 水不挟肝上浮而陵卑监; 火能益土, 善运而奉精微, 故肾安而脾愈安矣,此孙思邈所以有补脾不若补肾之说也。 ” 可见, 古医家已认识到先后天两本的重要性, 偏重任何一个方面都是有失偏颇的, “补脾” 与“补肾” 之争看似两种截然不同的学术观点, 实则并不矛 盾。只是其针对的是各自不同的情况, 肾为先后天之本, 当脾胃虚弱生化乏源而致肾虚失藏, 则当补脾为先; 若肾阳亏虚无以温煦脾阳,则以补肾为要。
    3. 3 以温补理论论治
        明清医家多从温补两本论治,而不是针对于单一的脾、 肾,故温补学派的形成也是明清时期学术思想的特点之一,但补土派之思想却无时无刻不贯穿于其中。明张景岳认为“脾为五脏,灌溉四旁,是以五脏中皆有脾气, 而脾胃中亦有五脏之气” ,故其认为“善治脾者, 能调五脏即所以治脾胃也, 能治脾胃使食进胃强,即所以安脏也。 ” 明薛己在《名医杂著》 中针对脾胃虚弱而致的寒中证作了阐发, 如“脾病也当益火, 则土自实而脾自安。 ” 对于火衰土弱之虚寒证, 强调肾中命火对脾胃的温煦作用[ 15] 。此外,叶天士重胃阴,缪希雍重脾阴均对东垣脾胃理论作了补充,使得补土派理论思想更加完备。
    4 结语
        补土派学术思想萌芽于古代哲学, 肇始于《内经》 , 发展于仲景,鼎盛于东垣, 及至明清时期, 已经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和应用,此时补土派思想已不仅仅作为一个学术流派分支,而是融入了众医家的学术思想,故补土派及至明清时期的断层更彰显出其重要的理论内涵,也是医家临证遣方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理论之一。
    参考文献:
    [ 1] 丁世芹,刘善锁. 补气升阳是补土派的主要治法—— —李杲学术思想探讨[ J] . 中国中西医结合脾胃杂志,2000,8( 2) : 101.
    [ 2] 顾植山. 六经探源[ J] . 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91,10( 3) : 2.
    [ 3] 冯兴志,杨 涛,何新慧. 河图洛书重视“中土” 思想探析[ J] . 吉林中医药,2011,31( 1) : 3.
    [ 4] 赵文举. 试论《周易· 坤卦》 与脾胃学说[ J] . 国医论坛, 1988, 9( 1) : 17.
    [ 5] 陆 敏,王德明. 浅谈《内经》 之“脾为之使,胃为之市” [ J] . 时珍国医国药,2010,21( 12) : 3371.
    [ 6] 李德新. 祖国医学的气机升降学说[ J] . 辽宁中医杂志,1980,4( 2) :33.
    [ 7] 刘 瑞,花宝金. 调理脾胃法防治肿瘤的理论探讨与实践应用[ J] .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 4) : 991.
    [ 8] 刘小斌,邱仕君,郑 洪,等. 邓铁涛“五脏相关” 理论研究[ J] .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8,14( 1) : 20.
    [ 9] 张年顺,吴少祯,张海凌. 李东垣医学全书[ M] .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 301.
    [ 10] 顾植山. 疫病勾沉—— —从运气学说论疫病的发生规律[ M] . 北京:中国中医药科技出版社,2003: 73.
    [ 11] 丁光迪. 东垣学说论文集[ M] .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 90.
    [ 12] 辛效毅,姜国峰. 浅谈李东垣“阴火” 理论[ J] . 新疆中医药,1994,3:11.
    [ 13] 顾植山. 疫病钩沉[ M] . 北京: 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3: 83.
    [ 14] 夏永良,易 杰,李德新. 论补肾不如补脾与补脾不如补肾[ J] . 辽宁中医杂志,2003,30( 6) : 450.
    [ 15] 陈丽云,吴鸿洲. 中医脾胃藏象理论发展历史初探[ J] . 四川中医,2008,26( 10) : 52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10-20
    该文章发表于时珍国医国药 2015 年第 26 卷第 4 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