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5480阅读
    • 5回复

    补中益气汤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中医人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升阳补中(东垣)
    治烦劳内伤,身热心烦,头痛恶寒,懒言恶食,脉洪大而虚,或喘或渴,或阳虚自汗(宜本汤加麻黄根、浮小麦,升、柴俱宜蜜水炒过,欲其引参、耆至表,故又不可缺),或气虚不能摄血,或疟痢脾虚,久不能愈,一切清阳下陷,中气不足之证(中者,脾胃也,脏腑肢体,皆禀气于脾胃,饥饱劳役,伤其脾胃,则众体无以禀气而皆病矣。阳气下陷,则阴火上乘,故热而烦,非实热也;头者诸阳之会,清阳不升,则浊气上逆,故头痛,其痛或作或止,非如外感头痛不休也;阳虚不能卫外,故恶寒自汗;气虚故懒言;脾虚故恶食;脾胃虚则火上干肺故喘;金受火克,不能生水故渴;脾虚不能统血,则血妄行而吐下;清阳下陷,则为泻痢;气血两虚,则疟不止,名疟。痎,老也。李东垣《内伤外感辨》︰伤于饮食劳役七情六欲为内伤,伤于风寒暑湿为外感。内伤发热,时热时止;外感发热,热甚不休;内伤恶寒,得暖便解;外感恶寒,虽浓衣烈火不除;内伤恶风,不畏其风,反畏隙风;外感恶风,见风便恶;内伤头痛,乍痛乍止;外感头痛,连痛不休,直待表邪传里方罢;内伤有湿,或不作渴,或心火乘肺,亦作燥渴;外感须二三日外表热传里,口方作渴;内伤则热伤气,四肢沉困无力,倦怠嗜卧;外感则风伤筋,寒伤骨,一身筋骨疼痛;内伤则短气不足以息;外感则喘壅气盛有余;内伤则手心热;外感则手背热。天气通于肺,鼻者肺之外侯,外感伤寒则鼻塞,伤风则流涕,然能饮食,口知味,腹中和,二便如常。地气通于脾,口者脾之外侯,内伤则懒言恶食,口不知味,小便黄赤,大便或秘或溏。左人迎脉主表,外感则人迎大于气口;右气口脉主里,内伤则气口大于人迎。内伤证属不足,宜温、宜补、宜和;外感证属有余,宜汗、宜吐、宜下。若内伤之证,误作外感,妄发其表,重虚元气,祸如反掌,故立补中益气汤补之,又有内伤外感兼病者,若内伤重者,宜补养为先,外感重者,宜发散为急。此汤惟上焦痰呕,中焦湿热,伤食膈满者不宜服。
    黄耆 (蜜炙,钱半) 人参 甘草(炙,一钱) 白朮(土炒) 陈皮(留白) 当归 (五分) 升麻(三分)柴胡(三分) 姜(三片)枣(二枚)煎。
    如血不足者加当归,精神短少加人参、五味,肺热咳嗽去人参,咽干加葛根(风药多燥,葛根独能止渴者,以其 能生胃中清气,入肺而生水耳),头痛加蔓荆子,痛甚加川芎,脑痛加本、细辛;风湿相搏,一身尽痛,加羌活、防风;有痰加半夏、生姜;胃寒气滞加青皮、蔻仁、木香、益智; 腹胀加枳实、厚朴、木香、砂仁;腹痛加白芍、甘草;热痛加黄连,能食而心下痞加黄连;咽痛加桔梗;有寒加肉桂;湿胜加苍朮;阴火加黄柏、知母;阴虚去升、柴,加熟地、山茱、山药。大便秘加酒煨大黄;咳嗽,春加旋复、款冬,夏加麦冬、五味,秋加麻黄、黄芩,冬加不去根节麻黄,天寒加干姜;泄泻去当归,加茯苓、苍朮、益智。

    此足太阴、阳明药也。肺者气之本,黄耆补肺固表,为君;脾者肺之本(土能生金,脾胃一虚,肺气先绝),人参、甘草补脾益气、和中泻火,为臣(东垣曰︰参甘草,泻火之圣药,盖烦劳则虚而生热,得甘温以补元气,而虚热自退,故亦谓之泻),白朮燥湿强脾,当时和血养阴,为佐(补阳必兼和阴,不然则己亢),升麻以升阳明清气(右升而复其本位),柴胡以升少阳清气(左旋而上行),阳升则万物生,清升则阴浊降;加陈皮者,以通利其气(陈皮同补药则补,独用则泻脾),生姜性温,大枣甘温,用以和营卫,开腠理,致津液。
    诸虚不足,先建其中,中者何?脾胃是也(李东垣曰︰脾胃虚者,因饮食劳倦,心火亢甚,而乘其土位,其次肺气受邪,须用黄耆,而人参甘草次之。脾胃一虚,肺气先绝,故用黄耆以益皮毛而固腠理,不令自汗;上喘气短,故以人参补之;心火乘脾,用炙草甘温以泻火热而补脾元,若脾胃急痛并大虚,腹中急缩,宜多用之,中满者减之;白朮苦甘温,除胃中之热,利腰脐间血;胃中清气在下,必加升麻、柴胡以升之,引参耆甘草甘温之气味上升,以补胃气之散,而实其表,又缓带脉之缩急;气乱于中,清浊相干,用去白陈皮以理之,又助阳气上升以散滞气;脾胃气虚,为阴火伤其生发之气,营血大亏,血减则心无所养,致令心满而烦,病名曰,故加甘辛微温之剂生阳气。仲景之法,血虚以人参补之,阳旺则能生阴血,更以当归和之;少加黄柏以救肾水,泻阴中伏火;如烦犹不止,少加生地黄补肾水,水旺则心火自降。李士材曰︰虚人感冒,不任发散者,此方可以代之。东垣曰︰肌热者,表热也,服此汤一二服,得微汗则已,非正发汗,乃阴阳气和,自然汗出也。《准绳》曰︰凡四时伤寒,通宜补散。故丹溪治伤寒,多用补中益气汤;气虚者四君子加发散药,血虚者四物汤加发散药。东垣治风湿,用补中益气加羌活、防风、升麻、藳本、苍朮。海藏治风湿,无汗者用神朮汤,有汗者用白朮汤;治刚痉神朮东加羌活、麻黄,治柔痉白朮汤加耆、朮、桂心;治中暍,脉弦细芤迟者,用黄耆汤。此皆仲景所谓辛苦之人触冒之病,伤寒是也。《明医杂着》云︰发热有数种,治各不同,仲景论伤寒伤风,此外感也,故宜发表以解散之,此麻黄桂枝之义也。感于寒冷之月,实时发病,故用辛热以胜寒;如春温之月,则当变以辛凉之药;夏暑之月,则当变以甘苦寒之剂。又有冬温,此天时不正,阳气反泄,用药不可温热;又有寒疫,却在温热之时,此阴气反逆,用药不可寒凉;又有温疫,沿门阖境相似者,此天地之厉气,当随时令参气运而治,宜辛凉甘苦寒之药以清热解毒。若夫饮食劳倦,为内伤元气,则真阳下陷,内生虚热,故东垣发补中益气之论,用甘温之药,大补其气而提其下陷,此用气药以补气之不足也;又有劳心好色,内伤真阴,阴血既伤,则阳气偏胜而变为火,是谓阴虚火旺劳瘵之证,故丹溪发阳有余阴不足之论,用四物加黄柏、知母,补其阴而火自降,此用血药以补血之不足者也。又有夏月伤暑之病,虽属外感,却类内伤,东垣所谓清暑益气是也;又有因暑热而过食冷物以伤其内,或过取风凉以伤其外,此则非暑伤人,乃因暑而致之病,治宜辛热解表,辛温理中之药,却以伤寒治法相类者也。外感之与内伤,寒病之与热病,气虚之与血虚,如冰炭相反,治之若差,则轻病必重,重病必死矣。
    《医贯》曰:读伤寒书而不读东垣书,则内伤不明,而杀人多矣;读东垣书而不读丹溪书,则阴虚不明,而杀人多矣。东垣《脾胃论》深明饥饱劳役发热等证,俱是内伤,悉类伤寒,切戒汗下,以为内伤多而外感少,只须温补,不必发散;如外感多内伤少,温补中少加发散,以补中益气为主;如内伤兼寒者,加麻黄;兼风者加桂枝;兼暑者,加黄连;兼湿者,加羌活;实万世无疆之利,此东垣特发阳虚发热之一门也。然阴虚发热者,十之六七亦类伤寒,今人一见发热,则曰伤寒,须用发散,发散而毙,则曰伤寒之法已穷。余尝于阴虚发热者,见其大热面赤,口渴烦躁,与六味地黄丸一大剂即愈。如下部恶寒足冷,上部渴甚躁极,或饮而反吐,即加肉桂、五味,甚则加附子冷饮,以此活人多矣,此丹溪发明阴虚发热之外,尚遗未尽之意也。
    本方除当归、白朮,加木香、苍朮,名调中益气汤(东垣)︰治脾胃不调,胸满肢倦, 食少短气,口不知味(心和则舌知味);及食入反出。
    本方加白芍、五味子,亦名调中益气汤(东垣)︰治气虚多汗,余治同前(补中汤纯用甘温,所谓劳者温之,损者温之;此加白 芍、五味之酸,以收耗散之气,有发有收,此东垣,别开一路,以广补中之妙者乎)。
    本方 加苍朮倍分,半夏、黄芩各三分,名参朮益胃汤(东垣)︰治内伤劳倦,燥热短气,口渴无 味,大便溏黄。
    本方去白朮加草蔻、神曲、半夏、黄柏,名升阳顺气汤(东垣)︰治饮食劳倦所伤,满闷短气,不思食,不知味,时恶寒(吴鹤皋曰︰升柴辛甘升其清,清升则阳气顺矣;柏皮苦寒降其浊,浊降则阴气顺矣;参耆甘草当归补其虚,虚补则正气顺矣,半夏陈皮利其膈,膈利则痰气顺矣;豆蔻神曲消其食,食消则谷气顺矣。东垣曰︰升麻柴胡,味薄性阳,引脾胃清气行于阳道,以滋春气之和,又引参甘草上行,充实腠理,使卫外为固,凡补脾胃之药,多以升阳补气名之者此也。又曰︰但言补之以辛甘温热之剂,及味之薄者,诸风药是也,此助春夏之升浮者也,此便是泻,秋收冬藏之药也,在人之身乃肝心也;但言泻之以酸苦寒凉之剂,并淡味渗泄之药,此助秋冬之沉降者也,在人之身,是肺肾也)。
    本方加炒 芩、神曲,名益胃升阳汤(东垣)︰治妇人经水不调;或脱血后食少水泻(东垣曰︰脱血益 气,古圣之法也。故先补胃气,以助生发之气)。
    本方加黄柏、生地,名
    补中益气加黄柏生地汤︰治阴火乘阳发热昼甚,自汗短气,口渴无味。
    本方加白芍、细辛、川芎、蔓荆,名
    顺气和中汤(《宝鉴》)︰治清阳不升,头痛恶风,脉弦微细。
    本方加羌活、防风、细辛、川芎,名
    调荣养卫汤(节庵)︰治劳力伤寒,身痛,体热,恶寒,微渴,汗出,身痛,脉浮无力。
    摘自《医方集解》
    离线中医人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1-09
    薛已治给事张禹功,目赤不明,服祛风散热药,反畏明重听,脉大而虚。此因劳心过度,饮食失节,以补中益气加茯神、酸枣仁、山药、山茱萸、五味,顿愈。又劳役复甚,用十全大补兼以前药渐愈,却用补中益气加前药而痊。东垣云:诸经脉络,皆走于面而行空窍,其清气散于目而为精,走于耳而为听,若心烦事冗,饮食失节,脾胃亏损,心火太甚,百脉沸腾,邪害孔窍而失明矣。况脾为诸阴之首,目为血脉之宗,脾虚则五脏之精气皆失其所,若不理脾胃,不养神血,乃治标而不治本也。
    摘自《名医类案》
    离线中医人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1-16
    一男子,每饮食劳倦便血,饮食无味,体倦口干。此中气不足,用六君子汤加芍、归,而脾胃健,又用补中益气而便血止,再不复作。
    摘自《名医类案》


    离线gugu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3-01-16
    用补中益气汤需要明确病机,饮食劳倦为其主治,由此引发的各类疾病皆可使用,包括便血。
    离线gugu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1-27

    补中益气法在妇产科临床的应用

    余瀛鳌

    补中益气法的典型方剂即补中益气汤,此方系李东垣晚年所创用,原见于《脾胃论》中,一般认为本方有调补脾胃、升阳益气的功用,主治的病症比较广泛,临床应用以内科杂症为尤多,而对女科方面的应用,大家印象比较深刻的有“阴挺”和“崩漏”等症,但实际上,补中益气法亦可用于多种妇产科病证,如薛立斋辈在治疗妇女疾患方面就擅用此法。今复习古今验案结合个人经验和体会略述于下:
    崩漏
    “汪石山治一妇,年逾四十,形色苍紫,忽病血崩,医者或用凉药,或用止涩俱罔效,诊其六脉皆沉濡而缓,按之无力,以脉论之,乃气病非血病也,当用甘温之剂,健脾理胃,庶几胃气上腾,血循经络,无复崩矣;遂用补中益气汤多加参芪,兼服参苓白术散,崩果愈。”(晃江瓘辑《名医类案·崩漏门》)
    这个医案的诊断要点在于崩漏症结合“六脉沉濡而缓,按之无力”说明是脾胃气虚,中阳下陷,不能统摄阴血的症候,故以补中益气法主治,冀以补脾升阳,尝读《薛立斋医案》,顾鬘云《花韻楼医案》等,亦有类似治案,齐秉慧的安崩汤(见《齐有堂医案》,方药祖成为参、芪、白术、三七末)治疗“暴崩”,实质上也是补中益气的变方,其中芪、术等的用量校大,重在补益中气,加三七以止血,并能固摄真气;如芪、术用量不大,则难以奏效。
    带下
    薛立斋《女科撮要》载:“一妇人年逾六十,内热口干,劳则头晕,吐痰带下,或用化痰行气,前症益甚,欲食愈少,肢体或麻,恪服祛风化痰,肢体常麻,手足或冷或热,日渐消瘦。余曰,症属脾气虚弱而不能生肺,祛风之剂复损诸经也,当滋化源,遂用补中益气加茯苓、半夏、炮姜二十余剂,脾气渐复,欲食渐加,诸症顿愈。”
    1962年季夏,余曾治一张姓肝炎患者,带下色白量多,形瘦色痿,肢疲乏力,府行溏薄,脉象濡弦,即以补中益气汤去当归加炒扁豆三钱,六剂而带止。
    子肿
    1960年仲秋,尝治张姓患者,妊娠三月余即有遍身浮肿,先起于两胫,渐及头面躯体,头昏肢倦,食谷欠馨,诊为“子肿”(脾肺气虚),当即处以党参、黄芪、柴胡、当归、升麻、白术、云苓、陈皮、炙草、炙内金,约三周余,浮肿全消。
    这张处方为补中益气汤的加减方,是我仿《傅青主女科》妊娠浮肿治法,薛立斋治“子肿”其施方为“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六君加苏梗”,治疗的含义大体也是相类同的。
    胎动
    “一妇人胎下坠或动,身体倦,饮食少思,此脾气虚弱,用补中益气汤倍白术,加苏梗,三十余剂而安”(薛立斋《女科撮要》)
    在临床上,胎动患者多伴腰痠,愚意本方可增入杜仲、川断以强肝肾,或有裨益。另外,如遇胎动下血症,亦可采用补中益气法,《杏轩医案》载:“乾隆癸丑秋,某妇怀孕数月,腰腹俱痛,恶露行多,势欲下堕,诸药不应,投以此方(指补中益气汤)加阿胶即安,后屡用皆验”。因为胎动下血是胎元下陷的一种临床表现,方中参、芪、归、术可以培补气血、升麻、柴胡升举下陷之胎元,程杏轩并谓:“血热加黄芩”,这些经验也是值得重视的。
    盘肠产
    所谓“盘肠产”,《名医类案》谓“每产则子肠先出,然后产子,产后其肠不收,甚以为苦,名曰盘肠产”,江应宿认为亦系“中气虚”所致,所以主张多服补中益气汤加升麻方,并适当配合升提法,如脱出多取麻油沫之,并用草麻子去壳捣烂贴产妇顶心,与子宫脱垂、脱肛等的治疗原理相同。
    产后转胞
    本刊19627月号载杨志一同志曾治一吴姓住院患者“产后七天,小便均不能自解,每天非导尿不可,曾试用针灸治疗,效果不显,乃经会诊观察,患者产后一周,小便滴沥不通,小腹坠胀,饮食大便如常,恶露臭味,无乳汁分泌,近稍有寒热,出汗,口中和,唇舌淡白,脉象虚数,据此脉症,认为病属产后气虚下陷,膀胱气化功能失常,即金匮转胞之类,且兼有寒热,亦属气虚感冒所致,法取升提,拟补中益气汤原方,方用黄芪六钱、党参四钱、升麻三钱、柴胡二钱、当归三钱、白术三钱、甘草一钱、陈皮一钱,加川芎二钱、生姜三片、红枣五枚,水煎服。连服三天,第二天乳来,第三天小便即能自解,感冒亦随之而愈。”  (杨志一《医案札记·产后尿闭》
    中医认为此症系中虚、清阳下陷所致,故以升提益气为主,清代名医许珊林亦有类似治法(原案见秦伯未辑《清代名医医话精华·许珊林医话精华》)他用补中益气汤,黄芪重用至一两,另加木通、肉桂,四剂而痊,如拘泥于通利小便,当然不可能获得满意疗效。
    产后恶露
    曾治李姓妇女,产后已近一月,恶露量多而稀,面 食减,消瘦乏力,府行先硬后溏, 脉濡弱,舌质微嫩,余断为中虚所致,为拟补中益气去当归加山药、莲肉,五剂而恶露净。
    阴挺
    “阴挺”相当于“子宫脱垂症”,古今有关治验颇多,但大多均用补中益气汤加减;本人亦曾治袁妇某,年三十二岁,产后十余日,子宫脱出如拳状,表面微有红肿,以补中益气汤原方加重芪、党、升、柴用量,外用五倍子 汤熏洗局部,一阅月寻愈。
    女阴疾患
    “一产妇阴门不闭,发热恶寒,用十全大补加五味子数剂而寒热悉退,又用补中益气加五味子数剂而欲……”。
    一妇人脾胃素弱,兼有肝火,产后阴门肿痛,寒热作渴,呕吐不食,敷大黄等药,服驱利之剂,肿及于 ,虚证蜂起,此真气虚而作,先用六君子固脾胃,乃以补中益气汤升举,不数剂而消(以上两案均见薛立斋《女科摄要》)
    前面已经提到尿闭可以用补中益气汤,而这里说“阴门不闭”亦可用。症状方面的“闭”与“不闭”虽各异,而病机方面的中气虚弱则相同,二者呈辨证的同一,这正是中医辨证论治的精细之处,颇堪细翫。
    体会
    以上所举各种妇产科病证均有实例可据,说明用补中益气法能治愈多种的妇产科的疾患。但是必须说明并不等于遇到这些病症,即不论病因、病机,随意应用此法此方,而是要求通过精致的辨证,符合“中虚、脾气下陷”者始为对症。
    补中益气法对于妇产科疾病的应用,实质上属于“下病上治法”的范畴,因为补中益气汤主治在脾、肺,要起到调补脾胃、益气升提的作用,所以首先要认定患者是内伤虚症;在具体用药上,如需要升提下陷的清气时,参、芪的量要大一些,否则升麻、柴胡不易发挥其升提的力量。齐秉慧曾说:“此方之奇妙,妙在用升麻、柴胡杂于参、芪、归、术之中,以升提其至阳之气,不使其下陷于阴分之间,尤妙用陈皮、炙草二味于补中解纷,则补者不至呆补,而升者不致偏坠”(见《齐有堂医案》),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有相当见地的,对进一步掌握本方的应用,有不少启发。
    中虚清阳下陷,主要是脾胃内伤,其气为不足,可以产生多种病证,这就提供了我们在临床上采用“异病同治”的客观依据,李杲制补中益气汤遵内经劳者温之,损者益之之义,颇能切合机宜,因为脾经的特性是喜甘恶苦、喜温恶寒、喜补恶攻、喜运恶滞、喜升恶降、喜燥恶湿,而本方恰好具有甘、温、补、运、升、燥几个特点,如再加以变通灵活地运用,在临床上每每会有显著的效果。
    《江西医药》19621217-18
    离线中医人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4-30
    其实泰山磐石散中也有黄芪,现在很多人都不敢在孕产方面使用动气之药,主要还是对病机掌握的不够到位。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