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1087阅读
    • 0回复

    古案今用-平肝肃肺治咯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7-10


        本期古代医案所讲述的咯血病案,医生的证型诊断为“气虚血热”,而对其病机分析乃从五行生克的角度。咯血的病位虽然在肺,然而其病常与肝木相关。《景岳全书·血证》中解释出血原因时说:“故有以七情而动火者有以七情而伤气者有以劳倦色欲而动火者有以劳倦色欲而伤阴者或外邪不解而热郁于经者……是皆血之因也”。七情尤其是发怒易动肝木,“怒则气上”,故发为咯血,观本案中患者因发怒而旧疾复发,亦可见肝木与咯血的关系密切。《冯氏锦囊秘录·方脉吐血咯血唾血合参》中云:“东垣曰:除伤寒家衄血外,凡杂病见血,多责其热,血上行为逆,其治难,下行为顺,其治易……凡用药者,要认血来本原,不可妄治,以致变乱。夫治血,当明血出何经?不可概曰吐血衄血,多是火载血上,错经妄行越出上窍,过用寒凉。夫火者,无形之气也,非水可比,安能称载?盖血随气行,气利则血循经,气逆则血乱,气有余即是火也。实由气逆而血妄行,兼于火化,因此为甚。《经》曰:怒则气逆,甚则呕血,暴瘅内逆,肝肺相搏,血溢鼻口是也。又东垣曰:血妄行上出于鼻口者,皆气逆也。况血得寒则凝,得热则行,见黑则止,迹此观之,治血若不行兼之调气,而纯以寒凉是施,则血不归经,且为寒所凝滞,虽暂止而复来也。且脾统诸血,寒凉伤脾,脾虚尤不能约束诸血,其变症可胜言哉!然调气更莫如导火,火归而气自顺矣”。由此可见,对于上部的出血,虽血上涌者必有热作祟,但血本下行,上逆者多由气逆;人体升降之中枢在于脾胃,如纯用寒凉,伤及脾胃,其统摄升降之力不足,则出血容易复发。故东垣对于治疗上部出血注重调气,其实也就是调升降。在此收录曹林教授的一则现代医案,以示读者调升降治咯血之法。
    平肝肃肺治咯血
    张某,女,60岁。反复咯血30余年,加重半月。
    患者30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咳痰带血,经当地医院检查确诊为支气管扩张,经抗炎对症治疗,病情反复。近半月咳嗽,咳痰带血或咯出纯血,血色鲜红,量约50ml/天,伴头晕,胸闷,胁肋胀痛,便溏。
    刻诊:形体消瘦,面色无华,舌瘦红、苔薄黄,脉弦细。证属肝升太过,肺降无权,肝气犯肺所致咯血,治宜平肝理气,肃肺止血。
    处以:代赭石30g,龟甲20g,白芍20g,生麦芽10g,黄芩10g,枳壳15g,川贝母6g,三七10g,地榆炭10g,仙鹤草10g。6剂水煎服。
    二诊:咳嗽减轻,咳痰带血,量减少一半,头晕略缓解,仍胸闷,两胁胀痛,食欲不振,睡眠差,大便不成形,日1~2次,舌瘦红、苔薄白,脉弦细。上方减黄芩,加神曲20g,川楝子10g,12剂水煎服。
    三诊:患者咳嗽偶发,痰中带血丝,无头晕,胸闷、两胁胀痛明显缓解,饮食、睡眠改善,大便正常。续服上方2月,体重增加5斤,面色转佳。嘱慎起居,避风寒。
    :肝从左而升,肺从右而降,肝肺两脏相互制约,始合乎自然。然肝性刚,易动易升肺性娇,易伤易郁,故临床常见肝升太过,肺降无权,升降失调,变证丛生。曹师应用代赭石、龟甲镇肝,白芍、生麦芽、川楝子柔肝疏肝,枳壳、川贝母降肺气,地榆炭、三七、仙鹤草等止血,诸药相伍,随症化裁,故效果相得益彰。
    声明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刘英军薛丽辉. 曹林教授运用脏腑升降理论临床验案3则[J]. 光明中医2011(03):571-572.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