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975阅读
    • 0回复

    古代医案赏析-呃逆病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7-24
    补土理论临床启玄系列

    劳倦呃逆案

        族侄合溪,年当八旬,春初偶为寒袭,发热咳嗽。医与芎苏散,即汗出不止,呃呃连声,勺粒不入,昏愦经旬,汗日加,呃日甚,延予诊之。六部浮大无力,重按三五不调,六七至一止,右关近滑。诊毕,语嗣君敬所曰:尊翁由劳倦表虚感邪,脉故浮大无力,法当从东垣补中益气汤,一二剂可瘳也。医乃妄为表散,致汗漏、神疲、昏愦、发呃,高年值此,宁不殆乎?即可侥幸图安,亦不过千日养耳。敬所勃然,俛而对曰:上巳后为家君寿期,不虞构疾。羸惫若此,苟保百日,俾菽水之心,庶几少尽,叔祖之赐多矣。若千日,又出于望外也。予即以六君子汤,加竹茹、柿蒂以止呃,再加酸枣仁、石斛以敛汗,一进热退呃定,再进汗止食入,三进霈霈然,精神长矣。乃减去竹茹、柿蒂,加当归,半月全安。先是祝令君谓渠有耆德,请为介宾,以疾辞不及赴。迨季春,令君闻渠寿,即援例赐一级宠以冠带扁,额用彰恩典,光于乡闾。后果三年而卒。八十三。
    (医案原文出自:明·孙一奎.许霞,张玉才点校.孙文垣医案[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9:149-150.
    三句话简介:一八旬老人春季外感发热,医生予芎苏散解表后汗出不止,逆连连,以致于粒米不入,遂请师出诊。师发现其脉已有危象,告知其家属病人乃内伤发热误作外感治疗,且病人年事已高,治好后也不过千日寿命。遂予六君子汤加减治疗,一剂病人便热退呃止,三年后果如医生所言去世。



    导读:文中孙师预判病人寿命的能力固然“神奇”,然而案中最值得学习的是对“内伤”及“外伤”病的判断。补中益气汤能不能用于外感疾病的治疗中?从这则医案看来,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从病史上看,病人确实有感受外邪的发病诱因,但该病人是一年高老人,素体虚弱,故其病重于内伤而轻于外感。东垣于《内外伤辨惑论·辨阴证阳证》中云:“概其外伤风寒,六淫客邪,皆有余之病,当泻不当补;饮食失节,中气不足之病,当补不当泻。举世医者,皆以饮食失节,劳役所伤,中气不足,当补之证,认作外感风寒,有余客邪之病,重泻其表,使荣卫之气外绝,其死只在旬日之间。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可不详辨乎?” 。书中所说的正是本案的情况,因“汗、吐、下”皆为攻法,以祛邪为目的,用于确有实邪的“外伤病”则可,但用于以虚证为主的内伤病则不宜。因此,东垣在书中一直强调外伤病是“有余之证”,而内伤病是没有实邪的“元气不足之证”,其治疗原则完全相反。本案病人,外感程度甚轻,其发热之本质非阳气为寒邪所束而致,乃是清气不升,郁而发热,故汗之则气更耗散,以致于脉浮大而呃逆,其实这已经是气脱的前兆了。故孙师提出该病初起时当用补中益气汤,升提中气即可,正气充足则些许表邪自去;然而误汗后病人已有气脱先兆,故不能再用升提,于是孙师转用六君子健脾益气,同时加竹茹、柿蒂这类降气不耗气的药物以止呃逆,并配合收敛药以止汗,用药看似平平无奇,然而收效良好。方中不见一味退热解表药,却能使病人热退汗止,由此又可见内伤发热与外伤之不同确有实据。

    赏析节选
    ……
    第一,人有呃逆时作时止者,乃气虚而非气滞也。夫气旺则顺,气衰则逆,五行之道也,凡逆之至者,皆衰之极耳。唯是气衰而呃逆者,不比痰呃与火呃也,补其气之虚,而呃逆自止。倘不知补气,而唯从事于消痰降火,则轻必变重,而重必入死矣。况痰火之呃,亦虚而致,不唯寒呃之成于虚也。方用六君子汤加减治之。此方乃治胃之圣剂,胃气弱而诸气皆弱,胃气旺而诸气皆旺,故补胃气正所以补诸气也……
    赏析节选摘自《补土理论临床启玄——古代医家补土医案诠释》的“胸胁腹胀病”当当及亚马逊网站上均有售;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扫一扫关注“补土论坛”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医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