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840阅读
    • 0回复

    古案今用-薯蓣丸治顽固性荨麻疹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7-31

    本期古代医案介绍的是一则王孟英的精彩治验,王氏以健脾为主,合入平肝敛肝之法,治愈了一例虚劳甚重的慢性皮肤病患者。其实虚劳病也常属于“脾胃内伤病”的范畴,对此不仅东垣有原创的诸多方药,仲景其实在针对杂病的《金匮要略》中也给出了虚劳脾胃病治疗之方,即名方薯蓣丸。该方药味颇多,组成亦杂,与东垣处方风格有相似之处,惜其未见具体症状描述,每使临床医生不知如何应用。编者在查阅文献的过程中,发现新疆医科大学的辛小红巴哈尔·哈德尔医生有一篇应用经方治疗荨麻疹的验案分享,其中便提及了薯蓣丸。该文不仅展示荨麻疹治疗成功的案例,更可贵的是分享了前面“误治”的过程及其原因,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在此仅分享其中薯蓣丸的治验,有兴趣的读者可再参看原文。
    薯蓣丸治愈当归饮子误治案

        薯蓣丸首见于《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 篇中,仲景注明 “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 初学此方,如堕雾里。方中桂枝白芍干姜大枣甘草,以为桂枝汤之变法;柴胡黄芩人参甘草大枣,却无半夏,以为小柴胡汤之加减法;地芍归芎,以四物汤解之;参术苓草,以四君子汤解之。于理论中迷析本方,但如此理解似是而非,恐失仲景本意也。后世医家多以“气血阴阳俱补”、“扶正祛邪” 而笼统言其功效。本方主治虚劳风气之证,虚劳之证,气血阴阳皆亏,内外俱病。当此之时,其治必以扶正为主,兼以祛邪,切勿一味祛风,否则,邪非但难去,且徒伤正气,致病深难解,扶正既要温阳,又需养阴,然人之气血,源于 “后天之本” 脾胃,故扶正之中,当以调护脾胃为先。案如
    张某,女,50岁,农民,西医诊为顽固性荨麻疹已十数年,200810月来诊周身疹块,瘙痒难忍,近5年来,每月必发,见风症加,屡用诸法,治而乏效
    刻下证见:全身疹块,苦于奇痒,时息时发,见风瘁甚,纳差神疲,面色无华,舌淡脉弱,此证血虚日久则肌肤失养,化燥生风,风气搏于肌肤,故风团瘙痒反复迁延日久,方选当归饮子加养血之品5剂后复诊,痒小减而纳差较著,病者觉获效复索前方,笔者暗思,方虽获效,而当归饮子则用于血虚风燥而中焦健运者,然薯蓣丸则护中扶正祛邪,气血双补,此两方之异也日久脾胃一伤,百病丛生,治当顾护中焦,扶正祛邪,改轩易辙方选薯蓣丸原方,5剂奇痒大减,复进5剂,诸症近平,再进10剂,诸症悉平服汤药之后,将本方按仲景比例制成丸药,巩固2月,其痒若失,于20104月因纳差来诊,询及瘾疹,病未再发
    本方注重培补后天,尤以健脾护中为主,兼以调补气血,稍佐补阳滋阴药,酌加消导祛湿之品方中重用山药,味甘性平,健脾胃,补虚损。《本经谓其主伤中,补虚羸,除寒热邪气,补中,益气力,长肌肉,强阴。”兼擅补虚祛风之长,故为方中之主药;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干姜益气温阳;又用神曲豆黄卷作为辅助药,寓消于补,使补不碍胃,振奋生化之源;地黄白芍当归川芎麦冬阿胶滋阴养血,与补气药相配伍则为气血并调,气旺则血生;而桂枝柴胡防风白蔹等,主要用以升阳达表,驱除风气;杏仁桔梗升降气机;大枣养胃生津;酒服以助药势在临床运用之际,可根据证候标本虚实之别,灵活选方,运用薯蓣丸之际尚需合理化裁,若方证合拍,可不做加减,径直投用,亦可获良效
    声明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辛小红巴哈尔·哈德尔.经方治愈瘾疹误治案四则[J]. 新疆中医药,2012,(01):83-85.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