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1403阅读
    • 3回复

    陈延主任讲脾阴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阿难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8-29

    今年5月补土论坛,陈延主任讲解脾阴虚,从内经及后世医家的论述阐释脾阴虚,收获很大。但对于临床如果实战,我还是不太明白,陈主任最后举的“脾阴虚”的病案,我还是有疑问的。
    这个病案是这样的,是一个克罗恩病人,由于和母亲闹矛盾,不吃饭也不看医生,心情非常差。最后母亲好劝歹劝终于同意来看病了:

    n  陈某某,男,17岁,主诉:反复腹痛、腹泻4年余
    n  现症见:神清,精神稍疲倦,平素易疲倦,近1周因心情不佳,自行停用上述药物治疗,无腹痛,大便2/天,时烂时硬,色黑,量一般,晨起呕吐清水,进食过饱后呕吐胃内容物,日间时有干呕,少许胸闷不适,近来三餐不定时,脾气暴躁,不与外界沟通,口干明显,无口苦,纳眠一般,舌偏红,苔薄白,脉细滑。

    陈主任用了甘麦大枣汤+山药、半夏,复诊又加入莲子、太子参,结果病人恢复得非常好,一个月内体重增加了2kg

    反过来总结这个病人,认为他是脾阴虚,针对脾阴虚的治疗,病人症状改善,体重增加。

    而我不明白的地方如下:
    1.这个病人克罗恩日久,有明显的情绪因素,与母亲吵架,不愿治疗,甘麦大枣汤具有解郁的功效,故用之。再临证加减,后期总结医案发现这个病人脾阴虚。此开方思路为方证对应,与前面阐释的脾阴虚诸多理论并无联系。如果单从辨证的角度来看,怎样联系理论,确定此为脾阴虚?

    2. 若辨证论治,此患者表现为金匮痰饮证,半夏为必用药(小半夏汤义),祛除痰饮,症状也可以解除。至于病人服药体重增加,金匮痰饮篇言,“其人素盛今瘦”,那么体重增加可否理解为痰饮祛除,病人恢复了本该有的体重?用脾阴虚得以纠正而体重增加是否牵强?金匮治痰饮言,“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如果是脾阴虚,那么用“温药”是否矛盾?
    离线中医人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12
    甘麦大枣汤本身就是治疗脾阴虚的方子,如果不是很清楚,可以看看古代医家对甘麦大枣汤的论述,妇人脏燥,是结果,其原因是什么?似乎没有人说过甘麦大枣汤是解郁的。甘草解郁?大枣解郁?还是小麦解郁?
    痰饮为病,确实会素盛今痩,但不等于“素盛今痩”都是痰饮,即使按原文,除素盛今痩外,还有“水走肠间,漉漉有声”的情况,本病人没有这样的情况,如何确诊。而且,半夏确实有祛除痰饮之功,但不等于用半夏一定是祛除痰饮,麦门冬汤有半夏和解,难道麦门冬汤也是祛除痰饮的药吗?
    离线阿难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2-19
    感恩解惑!
    “甘麦大枣汤本身就是治疗脾阴虚的方子”,既然如此,仲景原文为何写“亦补脾气”?为何不直接说“亦补脾阴”?
    离线中医人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12-19
    脾阴的概念确定的比较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