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统计排行
  • 帮助
    • 766阅读
    • 0回复

    古案今用-清暑益气汤治心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小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9-26


       本期古代医案中提及东垣的清暑益气汤,后世常常将它与王孟英版的清暑益气汤进行对比,各有砭赞,亦有医家认为东垣此方“徒有清暑之名,而无清暑之实”。编者认为,东垣所创的清暑汤乃用于脾胃内伤的前提下,亦可视为土虚之人感受暑热湿邪情况下的治疗方,简单来说便是一张治气虚湿热之方。故其不专于治暑,亦可化用于各种内伤疾病的治疗中。伍炳彩教授便将本方用于治疗心脾气虚、水湿内停类型的心衰患者,录其验案于此供读者欣赏。
    清暑益气汤治心衰
       患者徐某,男,73岁,2016年3月27日就诊。主诉:反复胸闷心慌20余年,再发加重伴乏力气喘半月。
       自诉胸闷心慌,全身乏力,活动后气喘,头昏,心烦,喉中痰滞感,口不渴,口苦口粘,夜寐不安,纳差,大便偏软,小便次数多,舌体稍胖,舌白腻,舌下静脉粗,脉濡缓。查体:心率45次/分,律不齐,可闻及早搏,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
    拟方:黄芪15g,当归6g,苍术6g,白术6g,粉葛5g,泽泻10g,神曲10g,麦冬6g,五味子6g,青皮5g,陈皮10g,盐关黄柏6g,生姜1片,大枣2个,甘草6g,丹参15g,炒枳壳6g,桔梗5g,法半夏10g,茯苓10g,5剂,另生晒参100g,蛤蚧2只,共研粉,吞服,每日3g。
    2016年3月31日复诊:胸闷心慌较前明显减轻。刻下:乏力,活动后气喘,喉中痰滞感,口不渴,口苦口粘,纳差,心烦,潮热汗出,夜寐不安,大便偏软,小便次数多,舌体稍胖,苔白腻,舌下静脉粗,脉濡缓。守上方加桑白皮10g,地骨皮10g,5剂。
    2016年4月5日三诊:胸闷心慌明显好转,乏力,活动后气喘,头昏,喉中痰滞感,口不渴,口苦口粘,纳差,夜寐不安,潮热汗出,大便偏软,小便次数多,舌体稍胖,苔白偏腻,舌下静脉粗,脉濡缓。心率55次/分,律不齐,偶可闻及早搏,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守上方,方中法半夏调至6g,桔梗调至6g,加煅牡蛎15g、浮小麦15g,5剂。
    2016年4月10日四诊:已无明显胸闷心慌,活动后稍乏力、气喘,偶感头昏,喉中痰滞感较前好转,口不渴,口苦口粘,纳一般,夜寐较前转安,大便偏软,小便次数多,舌体稍胖,苔白,舌下静脉粗,脉濡缓。
        按:该患者以胸闷心慌、乏力为主症,兼症见活动后气喘,头昏,纳差,大便偏软,舌体稍胖,脉濡缓。一方面从脏腑辨证,患者辨病部位在心、在脾,在心以心气虚为主,在脾以脾气虚为主。心主血脉,而血液在脉道中的运行赖心之阳气的温煦和推动,以维持正常的心力、心律和心率,并输布全身,濡润滋养脏腑组织。心气虚则血液运行不畅,而致心失所养、脉道不利、清窍失养,故见胸闷心悸、头昏;脾主运化、主升清,脾的运化、升清功能,赖于脾气的推动,一方面,脾气的推动促进胃肠消化食物,另一方面吸收并转输精微物质,以散布全身,如《素问·经脉别论》说:“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脾的运化功能正常,称为“脾气健运”,当脾失健运,则可见倦怠乏力、腹胀、便溏、食欲不振、消瘦等症。脾在体合肌肉、主四肢。脾气健运,可见肌肉丰满、四肢有力,反之,脾失健运,则四肢困乏,肌肉瘦削,甚至软弱痿废。患者症见全身乏力,活动后气喘,纳差,大便软不成形,且舌体稍胖,脉濡缓皆为脾气虚之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